周子學:貿易戰中沒有贏家 中國半導體發展仍需“三步走”

電子聯合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周子學在2018第三屆中國電子信息行業發展大會_副本.jpg

 

半導體這個產業在中國這幾年很熱,主要原因是國家對這個產業非常支持,尤其是十八大以來國家非常支持。中央、地方的支持帶動了產業積極向上的局面。記得2014年,國家的《綱要》將要出臺,《綱要》里面寫出來要建集成電路基金,當時我在政府工作,為了把這個基金建起來,一邊調查研究,一邊策劃基金的方案和募資。這個過程中,我體會那個時候行業是比較冷的,行業的信心非常不足,多個企業家說這個行業沒有什么希望。當時我有一種感覺是什么呢?好像在做地下工作,在發動群眾。五六年時間過去了,形勢很不一樣,現在是熱氣騰騰,非常的熱。

 

今天我講的題目是發展半導體產業必須長期艱苦奮斗。

 

首先,我們來看行業所面臨的市場。有一個將要發生的標志性事件,實際上是5G。新一代信息技術的興起對產業上游的集成電路行業也是一個巨大的驅動。這個時間是什么時候?要看各個國家的政府什么時候把牌照發出來,這個許可發了以后,才能進行大規模的組網,組網過程可能會是一兩年時間,組網之后就會有一大批的產業起來。5G到來之前,我認為半導體行業所面臨的市場沒有那么熱,至少不像有的人說的那么熱,因為新的東西沒有產生,會熱到哪兒去。為什么中國這么熱?中國的熱意味著其他國家不熱,現在中國都在建生產線,大家去想一想,或者站高一點去看,我們看到世界上其他地方建廠了嗎?沒有。總體上來說,市場沒有很大的增長,但是假如我們現在不準備的話,兩三年之后這個市場就不是中國企業的了。因此現在實際上現在是我們半導體行業迎接5G到來之后電子信息產業蓬勃發展的最好準備期,這就是目前我們所處的市場局面。

對于這種熱的局面,我覺得有不同的做法和不同的效果。比如說我們做一個追趕者,采取什么樣的態度,是先說再做還是先做后說,各個企業有各個企業的做法。我是覺得你要高調地去做,當然這是你的權利,但是提振了自己信心的同時,可能也提高了別人的戒心。另一種態度就是低調,實實在在地做,我們相信經過長期的艱苦奮斗這個產業是會成功的。我個人支持后者。

 

第二點,談談我對這個產業趨勢的看法。我這三年時間在一線做,一直在問這樣的問題,這個產業還能產生多少新的商業模式,老的商業模式還會有新的企業出現嗎?我也一直問自己,問行業領軍人物、專家,我最近還在問我們的供應商,我說除了現有的CPU、存儲器,還有哪個產品將來會是IDM的商業模式,他們給我的回答是沒有。系統公司自己做設計這好像是一個趨勢,比如說蘋果、華為、中興、小米等等,他們都是系統公司在做自己的集成電路的設計,但是基本上沒有做制造。另一個趨勢就是以前的IDM的企業拆成了Fabless或者是Fablite,這種趨勢好像還在延續,就是說IDM企業做不下去之后把制造給甩出來了。在這樣的趨勢下,將來更多做強做大的系統公司加入到IC設計的隊伍中以后,這確實對純粹做IC設計的企業來說是嚴重的挑戰,這是我看到的現象。

 

第三點,現在政府很忙,政府本來就很忙,最近特別忙,是美國主動要和中國打貿易戰引起的,就這樣一個當前緊迫的事情我也談一點看法。

我個人認為打貿易戰絕對沒有贏家,所以本人反對打貿易戰,堅決反對!我感到應以行業協會的名義和美國相關的協會以及企業一起努力制止這種不正當的行為。貿易戰常用的手段比如說美國最近使用的就是加關稅,假如從加關稅這樣一個角度去看的話,因為集成電路有一個專門的協議的,《ITA》,這個協議早在中國加入WTO之前就已經有了,世界上基本上有半導體和集成電路的國家都加入了這個協議,這個協議從產業鏈的上游到下游是一直涵蓋的,是零關稅。打貿易戰的后果是政府收到一筆錢,可是你加了關稅以后價格就提高了,分攤到下游的產品,最后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因為集成電路對所有產業都會產生影響,這種轉嫁必然引起全球經濟的振動,沒有贏家。當然也可以有別的手段,別的手段肯定會對共同競爭的市場造成了阻礙,沒有好的結果。所以我們堅決不贊同美國政府打貿易戰的行為。

 

第四點,中國的半導體行業還有非常漫長的路要走,我們應該正確去看我們的困難和問題,只有把我們的困難和問題搞清楚了,我們才能真正一步一步走好。

至少有這么幾個大的問題,第一個我們的競爭力還是很弱的,我非常贊同居龍先生在前不久會議上的演講,他里面許多的觀點,我們也有過深刻的交流,我很贊同。中國半導體行業的競爭力是很弱的,我們并沒有很強的企業能與世界優秀企業競爭。中國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全球前20名的企業,因為競爭是靠市場主體,也就是企業去競爭的,我們連前20名的企業都沒有怎么稱得上強大呢?具體細分領域,CPU,我們基本上沒有;邏輯電路量很少;存儲器正在打造企業,產品還沒出來;設備、材料的企業更弱小,從各個細分領域來說,我們的競爭力都不足,所以不能說有足夠的競爭力。第二個是資源分散,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不夠集中,尤其是主體不集中,資源是分散的。第三個是過度宣傳,引起了部分國家對中國的警覺。還是需要扎扎實實做事,埋頭苦干,過度宣傳只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障礙。

 

第五點,我們怎么辦?不忘初心,完成使命,沒有什么捷徑。我從前年形成了一個“三個五到十年”的觀點。按照產業鏈細分,我們可以用五到十年的時間把中國集成電路設計業和封裝業做成相對有技術含量的版塊,只要我們長期艱苦奮斗,堅持下去是有可能實現的。用更長一點,十到十五年的時間,把我們的制造業和部分的材料業推到相對高的水平上去,這個也是有可能的。關于IDM,現在開始做IDM的企業需要十到十五年的時間,因為最先進的企業也是這么走過來的,你難道說比別人走得更快嗎?我不那么認為。至于關鍵的設備制造業,我把時間放到二十年到三十年,即便到了三十年,中國也不見得能把世界上最先進的半導體設備做出來。但是,我們總歸要有一個目標,我們要去實現,我們在這個領域里邊有一些突破也算是成功。這個行業本身是國際化的,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一個國家敢說這個產業從頭到尾都是領先的。如果經過二十年的奮斗,我們把中國的半導體行業推到一個有一定競爭優勢的位置上,有一些企業在國際上站住腳,就算成功了。這樣一個路程,從頭到尾我們都應該從技術、創新,從研發入手,實際上我們要以人為本,這樣一個過程是非常漫長的。我再次呼吁政府要長期地支持,三年是不夠的,要五年、八年、十年、十五年才行,沒有這樣的持續支持,忽冷忽熱這個行業是起不來的。

 

第六點,我代表行業協會表示一個態度。行業協會要做三件事情,第一要配合行業和企業,做一些輔助的工作,因為市場的主體是企業。行業協會要發揮它的作用,必須做對企業和行業有利的事,比如說信息收集和提供,比如說行業的咨詢和國際市場的開拓,在國際糾紛中行業協會幫助打官司,在人才的培養上幫助培訓,還有行業內需求共識的形成要靠行業協會去協調,我覺得把這些事情做好,或者其中幾項做得很出色,對于行業協會來說就是非常不錯的,它就會得到企業的支持、歡迎和信賴。行業協會本身是為企業服務,就是要做企業的助手,進行配合。當然它也要做政府和企業之間的橋梁、紐帶,所以第二要爭取國家長期的政策支持,這也是行業協會要做的。第三要研究一些前瞻性的重大問題,做好產業的規劃,并及時修訂調整。因為這個規劃做出來了不見得你很準確,而且變化非常大。所以要把一個產業規劃在每年或者一兩年時間進行綜合的測試、修改、調整,這些都是行業協會應該做的工作。我們希望得到企業的支持,我們要向海外優秀的行業協會學習,把我們的行業協會工作做好,讓我們的行業協會和我們的企業一同成長。


荒野大镖客APP